岚雪lorin

挖坑专业户(´・_・`)

【生化危机:诅咒】衍生:坐轮椅的家伙的幸福【不】生活

        刷了快两个小时的保护伞解说,我还是没有看懂一点(´・_・`)二刷了诅咒之后终于涌了一点灵感。。。嘛,还是食用愉快,希望能够治愈【致郁】到你们(*/ω\*)
————————————————————————————
下面正文 @极光之谣 (LB小甜饼,没毛病2333)
————————————————————————————
        Buddy上午没有课,所以他自己摇着轮椅到了操场跑道的外端。一直闷在办公室里也不是办法,那严肃的气氛压抑得让他窒息。他不禁想起了反叛军驻扎的教堂,和那里腐烂的血腥味。
        欢笑声填塞了Buddy的耳朵。一些孩子们大喊大叫,在草坪上踢足球,他们拉着伙伴笑着闹着,又不时紧皱起小眉头认真起来。
        一股难以言表的感情从Buddy心底涌出,他看了看支撑不起自己的双腿,用手转了两下轮椅。『真羡慕能在太阳初升时奔跑的他们。总之,世界重归平静真好。』他从嘴角艰难地扯出一丝苦笑。
        水壶摇晃的叮当声引起了Buddy的注意,他从轮椅把手上取下那个水壶放到手中轻轻摩拭。即使是美国制的军用不锈钢水壶,上面也有些刮掉了油漆的划痕。
        他拧开盖子喝了一口。伏特加有些烈,远不比那天黄昏喝到的辛甜,但也足够了,足够去享有劫后余生的喜悦。即使是各样的人情世故,有些事情也必然不会随着时间消散。
        但是有些事情,Buddy宁可它们消散,永远不在历史的场合中出现。

        “我说过,我哪也会不去的。”Leon在按下挂断按钮的一瞬间,勾了勾嘴角,也不管视频另一头的女人有没有听见。
        Leon思考着,他是不是已经被满大街的丧尸给弄得头昏脑胀了。脑海里总是若有若无的浮现出亚马孙河热带雨林里的——一种棕熊?!
        “哦,该死。”Leon有些烦躁,他又想起没多久的对话,想起那个结果。“这是我的答案,也是你的答案。”那自己,是不是欠下了几瓶酒呢。
        对于美国政府的监控,他感到厌恶却又不得不感谢军方。只是,总有些事情,是私人的不希望别人去干涉。
        他换上衬衫、西装外套,就着阳台射进来的初升太阳的光,理了理衣领,然后抓起衣架上的条纹领带,“咔哒”转开了房门。
        “是么?我果然是喜欢有人陪。”

        “老师,老师!校门口有个人要找你。”“老师老师,他是谁啊,好像身材很好的样子。”“他是不是健身教练啊……”小孩子们围住Buddy,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Buddy在一旁听得没头没尾的,却猜出了个大概。『啊,他那身材可不是健身练出来的。』他正准备抬手转起轮椅,那些个小孩子却争着抢着推搡着,扶着轮椅把手帮他快速抵达校门。
        大门斜开出一个小口,率先进入Buddy目光里的,是一双棕绿色坚毅的眸子,还有那双如以往一般伸出的手。
        这次,Buddy抓住了Leon的手。
        “一起去喝两杯吗?”
        “你请客?”
        “嗯。”
        『很好,他坐轮椅就不会显得比我高了。』
        孩子们环绕着这两个主角,嬉皮笑脸,欢呼雀跃,将灾难的记忆埋葬在他们脑海的深处。
        Leon握着轮椅把手,寻思着远离B.O.Ws的新生活。

————————————————————————————
『但是TMD谁知道导演组会不会又不发我早餐!』我还是比较好奇Leon有没有健身(´・ᆺ・`)

【25粉点文】woc最近超没灵感的

        如题就是个简单的点文,嘛,有新奇的好点子我会想办法写的。不知道怎么更主线了( •̥́ ˍ •̀ू )总是在摸鱼_(:з」∠)_反正我吃的还挺多,感兴趣的小伙伴也可以来点点(「・ω・)「嘿,今天的日更原谅我无耻的逃了。。。
————————————————————————————
以下是可以选的主题?!
关于。。。(注意避雷)
————————————————————————————
四欠 (雷路局!)
MINECRAFT(无雷区)
王者农药(无雷区)
黑篮(雷紫赤!青火!其他还好)
哑舍(雷锁赤!)
tmnt(雷LR!)
yys阴阳师(无雷区)
刀剑乱舞(雷安清!)
东方Project(无雷区)
黑塔利亚APH(雷雪兔!冷战!其他还好)
————————————————————————————
冷cp请看这里
————————————————————————————
洛卡
灭护
LB-leonbuddy
————————————————————————————
先这样吧( •̥́ ˍ •̀ू )

【新人拜lo】幻想结局?!

        看电影时早就这么预谋这了,最近才有时间来把它码上来(´・_・`)不知道有没有圈圈c啊。。这里草雪求大佬带昂!挺喜欢生化但感觉自己看的没头没尾的,祝食用愉快(´・ᆺ・`)
————————————————————————————
下面正文
————————————————————————————
诅咒:尾声

        “你想着逃避么?”Leon抽出流着眼泪的棕黑发色男子手中的沙漠之鹰。他不知道,这头坚毅的棕熊竟也会哭泣。
        “我对不起太多人,”Buddy木讷着抬头仰视Leon。难以想象在几分钟甚至几小时之前,他是个宿主。
        “那么,不准备迎接新生活了?”Leon将手枪瞄准了Buddy的额头。Buddy看着他,闭上双眼,“不了。”
        沉默代替了夕阳。
        Leon扣动扳机,但一声巨响过后,Buddy并没有感受到脑海中模拟的疼痛。那一枪打歪了,一直穿过身后木质的楼梯。
        Buddy睁开眼,没有看到飘散的烟,而是一双放大的褐金色的美国人的眼眸。还有他们紧贴着的嘴唇。
        该死的,这东斯拉夫人的唇怎么这样软。
        Buddy担心自己可能下一秒就会没气,因为他听闻美国人的吻/技不是盖的。其实有一瞬间,Buddy吓得瞳孔变成了血红色。
        只是没有舔食者冲着扑向Leon。

【局路】我真的控制不住我的麒麟臂了Ⅲ

新上好的粮_(:з」∠)_Part们的合集,这次是章节三哦!终于到了暑假我要开始更文了(●—●)尝试一下日更吧,我试试能不能做到(「・ω・)「嘿
————————————————————————————
Chapter.ⅲ信任
        “草你粑粑!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啊!”路人在板凳上死命挣扎着,却怎么也弄不断这带了点血色的绳子,“你们可是我在我家里呢!喂喂……不要吃我的sandwitch……不……不准喝水壶里的水!”
        “行了,你再这么多话我就一枪崩了你。”狮子表示自己耳膜快穿洞了,这家伙™就是个话唠小气鬼。反正你成感染者了,不吃也不会怎么样吧。
        “欸欸,说好的不伤害他的,你们不要动他啊。”局长听闻回了狮子一句。
        “诶嘿嘿……是……是啊,你们总得让我在死之前知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吧。”路人尴尬地笑了笑。
        “局长。那个黄毛叫狮子。”局长开始自报家门,顺便忽略掉后头那张抽搐的脸。“哦哦。”路人直点头。
        “那你呢,你总得告诉我们啊。”狮子站起来一脸嫌弃地俯视着路人。
        “我啊,叫路人就可以了。”路人低头回避两人的目光。狮子在心里默默想,路人呢,还真是合适你的名字——Hurter简直满大街都是,随时都能碰见。
        “路人,不行,这名字一点特别性都没有,叫你……路人甲?不不,路人A?那就叫你A路人了!”局长坐下来认真沉思。
        “好好好,我听你的,可……可以把我松开了么……”路人表示他有点头疼,这人的思维逻辑有点奇怪啊,为什么一上来就给人家改名字啊?!
         “哦哦哦,那就……这样……”局长站起来和别人商量着什么,随口就说:“把他放开吧……接下来去……”
        “欸——”狮子一边惊讶地抓着捆住路人的绳子,一边望向局长,“局长,他是个特感啊,拜托别那么随便啊,你忘了你的痛么!”
        “woc你个贱狗!别提那事!”局长听到狮子的话,立马转过头走过来,“我说,小声点……”他本来还想忘掉,就是这小子的一脚,差点毁了他一世英名……
        “哈哈哈哈……知道疼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放荡不羁!”路人笑得露出他的虎牙,却发现下巴一凉,脖颈飘荡着冷气。
        正是局长架着一把刀在他身边,“啊……那个……我……我我我也不怕你,不就就就咔嚓一下子么,你来你来,反正作为感染者最后也是一死,不被你干死也是被别人几梭子弹打死!”
        局长看着闭着眼睛一副大义凛然视死如归地坐在椅子上的那人,不知怎么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还说什么不怕,明明全身都在发抖,恐怕接下来就是尿裤子了吧。
        那个,我好像发现了个有趣的东西。局长不怀好意的对上了那双赤红的眼睛。



        剑拔弩张的气氛确实很吸引眼球,但是路人不喜欢这样,确切的说,是害怕这样。
        “那么,你说让我们放开你,你总得给我们适当的理由啊,要不我凭什么给你松绑?”局长拿着刀玩味地挑破了第一道绳子。
        “?!”这句话又是问得路人全身一震,意思是我没有用处……就该……死么?他在心里小小地顾虑了一下,随后灵感一闪,假装自己很厉害地冷笑起来:“哼哼,你们以为区区绳子能够捆住我么,我可是‘爪子’很尖利哦。”
        这家伙,演技真的够烂的。局长脑子里只有这一个想法。想威胁我们,你起码……不要抖得这么厉害啊。
        没想到Hurter的手指真不是盖的,哦,特感的体格好像也确实超于常人。路人难以置信地用手指掐断了绳,站了起来。
        一时间,机枪步枪上膛声刺激着在场所有人的耳膜。随后,“咔嚓”一声破裂声让路人打了一个寒颤,生还者们全都望向路人家的大门。
         低低的丧尸轻吼声和生还者们或急促或平缓的呼吸声充斥满了这个并不算太大的小屋。头顶上泛黄的灯光像末日前的阳光一样照耀着,没有一点危险即将降临的气氛。
        但是,那些双眼无神的丧尸还是冲了进来,带着那些难闻的血腥味。“是不是……又有生还者被感染……或者……死了?”人群中有声音这么说。
        子弹疯狂地朝向大门射去,有个黑影同时冲了出去。狮子瞳孔一缩,在火炮声中大声对局长喊到:“局长,那个hurter刚刚冲出去了!”
        “看到了。”局长用他低沉的声音答道。看来,你是铁了心寻死吧,下次再见到你,我会毫不犹豫地开枪……杀了你……?!
        迅速的,这如潮水的丧尸一个个倒下在这硝烟密布的楼梯间。人们有些诧异,这波尸潮,好像比以往解决得更轻松。硝烟渐渐散去,门口显出一个hurter喘着气的身影。
        “我说,你们这些人,能不能稍微射准点。”路人一手扶着门边,一边喘着气说着话。他的袖子都稍微撕破了点,即使是黑色的衣物,也能够看清上手染着的新鲜血迹。
        “?!”众人一惊,呆愣了半晌,最后,狮子缓缓吐出一句难以置信的结论,还参杂着几分怀疑的颜色:“你这是……在帮我们?”
       路人于是挑了挑眉,摆出一副“要不然呢”的姿势,淡然地欣赏众人纷杂的目光。
        “啊,这样啊。不介意的话,加入我们吧。”于是局长带头侧着身子从路人身边跨出了门,手还有意无意地碰了碰路人的肩。
        门外的灰尘有些刺眼,傍晚的阳光无力的划破了空气中浮浮沉沉的粒子,有些格外的随便呢。



        门已经被冲破,那就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了。
        “上路吧,”局长拍了拍手上那把AK47,望着墙上长长的裂口子,径直地挥挥手走下了楼梯。路人理所当然的被晾在了自家门口。狮子走出门,将眼神透过他那齐肩的金毛,向着路人射去。
        路人倒是很不介意地回给了狮子一个带着点歉意的傻笑,于是狮子一扭头,再也没看过来。『这是害羞了吧。』然而路人还不知道,当初他这想法是有多么天真无邪,。他也不呆站着,插在众人之间跟着他们一同下了楼。后面有些人依旧有些顾虑,识相的,路人大概方圆三米之内没有人敢接近。
        从路人之前应允了他那“A路人”的新名字这事儿就不难看出,他是个比较随意的人,也当然不太在意周围人对他的看法。但他也不是会任由尴尬存在的人,他只得加快脚步,追上走在队伍前面的局长和狮子。
        越下到底层,空气中浮沉的墙粉、灰尘颗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时不时有头顶的墙粉直直掉下来。路人有种不好的预感,脊背发凉。因为生还者门时轻时重的脚步,这楼都快塌了。
        “那个……局长,我们还是应该快些离开这里。”路人开口叫住局长,局长回头看他:“嗯?”于是整个队伍又都停下来看着他,路人怪不自在,说:“啊,我是说我们可以从楼底的停车场走。那里,说不定有生还者。”一个Boomer和一个黑发男子的身影出现在了路人脑海中,——不知道他们过的好不好……KB还活着吗?
        楼道里的丧尸被清理的差不多了,可地下停车场却不尽然。
        那有腐蚀性的空气在外漂浮着,刺激着每一个特感的神经,也刺激着每一个生还者的气官。KB和哦漏已经在外漂泊了大半天,没有了停车场的庇护,这些空气浓度更高,令人快要窒息。空无一人的街上,一个Boomer搀扶着一个瘦小的生还者,逐渐消失在夕阳掉落的天边。他们无奈,只得回到了小区公寓的地下。要知道在灰暗昏暗的夜晚,生存只会更加艰难。



特感祈祷中……

【局路】我真的控制不住我的麒麟臂了part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快疯了。。。。好吧滚来更新(*´﹃`*)我低估了我忙的程度( ˙灬˙ ) 

Chapter.ⅲ信任Ⅱ
        剑拔弩张的气氛确实很吸引眼球,但是路人不喜欢这样,确切的说,是害怕这样。
        “那么,你说让我们放开你,你总得给我们适当的理由啊,要不我凭什么给你松绑?”局长拿着刀玩味地挑破了第一道绳子。
        “?!”这句话又是问得路人全身一震,意思是我没有用处……就该……死么?他在心里小小地顾虑了一下,随后灵感一闪,假装自己很厉害地冷笑起来:“哼哼,你们以为区区绳子能够捆住我么,我可是‘爪子’很尖利哦。”
        这家伙,演技真的够烂的。局长脑子里只有这一个想法。想威胁我们,你起码……不要抖得这么厉害啊。
        没想到Hurter的手指真不是盖的,哦,特感的体格好像也确实超于常人。路人难以置信地用手指掐断了绳,站了起来。
        一时间,机枪步枪上膛声刺激着在场所有人的耳膜。随后,“咔嚓”一声破裂声让路人打了一个寒颤,生还者们全都望向路人家的大门。
         低低的丧尸轻吼声和生还者们或急促或平缓的呼吸声充斥满了这个并不算太大的小屋。头顶上泛黄的灯光像末日前的阳光一样照耀着,没有一点危险即将降临的气氛。
        但是,那些双眼无神的丧尸还是冲了进来,带着那些难闻的血腥味。“是不是……又有生还者被感染……或者……死了?”人群中有声音这么说。
        子弹疯狂地朝向大门射去,有个黑影同时冲了出去。狮子瞳孔一缩,在火炮声中大声对局长喊到:“局长,那个hurter刚刚冲出去了!”
        “看到了。”局长用他低沉的声音答道。看来,你是铁了心寻死吧,下次再见到你,我会毫不犹豫地开枪……杀了你……?!
        迅速的,这如潮水的丧尸一个个倒下在这硝烟密布的楼梯间。人们有些诧异,这波尸潮,好像比以往解决得更轻松。硝烟渐渐散去,门口显出一个hurter喘着气的身影。
        “我说,你们这些人,能不能稍微射准点。”路人一手扶着门边,一边喘着气说着话。他的袖子都稍微撕破了点,即使是黑色的衣物,也能够看清上手染着的新鲜血迹。
        “?!”众人一惊,呆愣了半晌,最后,狮子缓缓吐出一句难以置信的结论,还参杂着几分怀疑的颜色:“你这是……在帮我们?”
       路人于是挑了挑眉,摆出一副“要不然呢”的姿势,淡然地欣赏众人纷杂的目光。
        “啊,这样啊。不介意的话,加入我们吧。”于是局长带头侧着身子从路人身边跨出了门,手还有意无意地碰了碰路人的肩。
        门外的灰尘有些刺眼,傍晚的阳光无力的划破了空气中浮浮沉沉的粒子,有些格外的随便呢。

最近特别忙嗷(*´﹃`*)

没时间更文,有手写但更的超级慢( •̥́ ˍ •̀ू )根本没时间码字嗷嗷嗷嗷嗷嗷Σ(゚д゚lll)要跟你们道歉我可能会拖更拖拖拖。。。。。。。啊啊啊咋办嗷(*´﹃`*)然而都十一月底了(*´﹃`*)哦,高产还是等寒假再说吧(ノ ○ Д ○)ノ 

【新人拜lo】Development 无cp短篇

        致敬贴吧的某位太太ID@rebecca0262
        最近萌上了龟龟们欸嘿嘿(º﹃º )才可爱hhh顺便也萌上了cp嘿嘿(´∀`*)没错只是顺便(`・ω・´)ノ12版的电影让我更坚定了我大RL和DM嘿嘿当然其他组也不雷,只是不准逆就是了。
        然后我要很很很隆重的介绍那位太太了,ta的文真是写得太太太太好了嗷嗷嗷,完全的把龟龟们之间相处的氛围写了出来,超喜欢ta那篇亚当的苹果ԅ(¯﹃¯ԅ)写的是队长最先开始变声XD嗷嗷文风炒鸡棒(●°u°●)​ 」霸道又任性的Raph攻气十足|・ω・`)有时间我上电脑把地址发出来搬运下(›´ω`‹ )

接下来放正文嘿嘿(º﹃º )其实我觉得我写的还是有点模糊吧,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大家写文都要强调他们的Brothers关系了(*/∇\*)
————————————————————————————
        Development
        Leo现在开始飞快的长着个子,在他们四兄弟之中,未免有些难以言喻的不和谐。总之,最先开始变化的——总是他。
        这一切Raph都看在眼里,不知不觉有一股力量在潜滋暗长。
        原本幼小的他们,几乎相同的他们,现在终于开始有了变化。Leo的声音一天天的,不再像是原来那种带着点糯米糍的、有些沉沉鼻音的稚嫩的男孩的声音,而是愈加的深沉宽厚,带着点像是脚掌摩擦沙滩的沙哑声。Raph也不得不承认,在他被无畏的领袖说教时,那股子威胁与成熟是越发的明显。
        这是怎么了?以前还敢和Leo翻上几句甚至是大打出手的他,竟然不再想多说些什么。不止是Raph,Donnie也察觉到了Splinter老师甚至是派给Leo更多的繁琐的任务和事情。连最小的Mikey都有些闲得无所适从,似乎是大哥多干了比以前多上一倍的事情。
        Raph本来也不想在夜晚的家中多待上几分,于是他一下子跳上了屋顶。面对着满天黑洞洞的夜,他终于远离了烦躁。他曾一度以为Leo的身体算不上像他一样强壮,力量也不一定比他强,反而是调皮捣蛋的幼弟平时锻炼得更多,比Donnie和Leo更加的壮实。然而现在,Leo的身影确是越发的模糊和坚定了。
        这便是成长的改变么?!Leo,你总是这样,走的那么快,又走的那么远,甩下我们,至少是我,一人在后面追赶着你的背影。
        他也许是明白了Splinter老师当初为什么让Leo带领大家的原因了。不仅是因为他是“长子”。Raph还一直因为“Leo踩在自己头上抢走了领袖的位子”这有些苍白的理由而耿耿于怀。现在看来,简直愚蠢透顶。想想看,他就没有承担过像Leo那么多那么重的责任,又怎么会有“领袖”之称呢?
        也许他是过于习惯眼前的生活了,并没有在对方刚发生改变时就追过去,就像他们四个原来一样。Raph只得捶胸顿足,因为他终于知道,成长带来的改变不只是与生俱来的声音、体格,而是想要坚毅地继续履行责任的信念。
        那我的责任呢?是不是和他一样要保护着所有的兄弟呢?有点太滑稽可笑了。

【局路】我真的控制不住我的麒麟臂了part

        久等小天使们(*´﹃`*)我其实真没想到我会有粉粉('◇'`)天辣咋么办嗷嗷嗷(›´ω`‹ )蟹蟹你们的关注ԅ(¯﹃¯ԅ)倒是我个人比较懒加上学习忙死不知道啥时候能更qwq很对对对不起你们嗷嗷(`・ω・´)ノ高产什么不太可能等放假吧(●°u°●)​ 」反正尽量不断更(;`O´)o等到十粉大家来点文嘿嘿(º﹃º )再努力我也会写完哒哒(「・ω・)「嘿祝食用愉快

Chapter.ⅲ信任Ⅰ
        “草你粑粑!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啊!”路人在板凳上死命挣扎着,却怎么也弄不断这带了点血色的绳子,“你们可是我在我家里呢!喂喂……不要吃我的sandwitch……不……不准喝水壶里的水!”
        “行了,你再这么多话我就一枪崩了你。”狮子表示自己耳膜快穿洞了,这家伙™就是个话唠小气鬼。反正你成感染者了,不吃也不会怎么样吧。
        “欸欸,说好的不伤害他的,你们不要动他啊。”局长听闻回了狮子一句。
        “诶嘿嘿……是……是啊,你们总得让我在死之前知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吧。”路人尴尬地笑了笑。
        “局长。那个黄毛叫狮子。”局长开始自报家门,顺便忽略掉后头那张抽搐的脸。“哦哦。”路人直点头。
        “那你呢,你总得告诉我们啊。”狮子站起来一脸嫌弃地俯视着路人。
        “我啊,叫路人就可以了。”路人低头回避两人的目光。狮子在心里默默想,路人呢,还真是合适你的名字——Hurter简直满大街都是,随时都能碰见。
        “路人,不行,这名字一点特别性都没有,叫你……路人甲?不不,路人A?那就叫你A路人了!”局长坐下来认真沉思。
        “好好好,我听你的,可……可以把我松开了么……”路人表示他有点头疼,这人的思维逻辑有点奇怪啊,为什么一上来就给人家改名字啊?!
         “哦哦哦,那就……这样……”局长站起来和别人商量着什么,随口就说:“把他放开吧……接下来去……”
        “欸——”狮子一边惊讶地抓着捆住路人的绳子,一边望向局长,“局长,他是个特感啊,拜托别那么随便啊,你忘了你的痛么!”
        “woc你个贱狗!别提那事!”局长听到狮子的话,立马转过头走过来,“我说,小声点……”他本来还想忘掉,就是这小子的一脚,差点毁了他一世英名……
        “哈哈哈哈……知道疼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放荡不羁!”路人笑得露出他的虎牙,却发现下巴一凉,脖颈飘荡着冷气。
        正是局长架着一把刀在他身边,“啊……那个……我……我我我也不怕你,不就就就咔嚓一下子么,你来你来,反正作为感染者最后也是一死,不被你干死也是被别人几梭子弹打死!”
        局长看着闭着眼睛一副大义凛然视死如归地坐在椅子上的那人,不知怎么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还说什么不怕,明明全身都在发抖,恐怕接下来就是尿裤子了吧。
        那个,我好像发现了个有趣的东西。局长不怀好意的对上了那双赤红的眼睛。

话说你们没发现我hurter一直打错了么😂不过没事我改了嘿(「・ω・)「嘿来啊来啊一起玩啊

【局路】我真的控制不住我的麒麟臂了Ⅱ

        菊长狮子登场了hhh
        我决定立马把第二章的库存发出来(●°u°●)​ 」没时间解释了(ノ ○ Д ○)ノ都快上车(*/∇\*)也就是刚开始渲染下末日气氛hhh我要开始欢脱了( •̥́ ˍ •̀ू )我觉得我可以做到大粗长的(*/∇\*)
        怎么样怎么样呐qwq都来找我玩玩嘛,评论啊聊天啊都很欢迎的(゚Д゚)ノ
————————————————————————————
Chapter.ⅱ 独自
        “KB,你应该快去找那个Hurter,他……一定会出事。”你不应该继续这么不珍惜身边的人了,哦漏最后笑了笑,吐出这些话。
        “漏漏,你身体还没恢复,最好还是不要到处走……我去给你找点吃的。”看着哦漏挣扎着想站起来,KB赶忙过去搀扶,谁知哦漏一臂挥开他,“我是为你好啊,漏漏。”KB愣在原地无奈。
        “不要以什么‘为我好’为理由,去做一些伤害他人的事!”这很自私,哦漏喘着气回答他。
        路人睁眼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地下车库,然而车库里并没有一人,除开一些偶尔能听见的细碎脚步声,别无生气。
         “诶,他们人呢,KB!还有漏漏?”路人坐起来大声喊。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个灾星,走到哪里给哪里人带来麻烦。
        “接下来去哪里,不如就在这里休息下吧。”,“不要问我啊。”,“好累啊,休息会”,“局长,你呢。”,“随便你们。”缝隙间传过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和说话声,路人往更深处缩了缩,害怕被发现。
        直到脚步声几乎消失,他终于探出了一个头,然后……一个带着点玫红色的身影闪过,他揉揉眼睛,看清了来人。
        一件沾了点血色的白衬衫,一条“朋克”款式的牛仔裤,说白了就是撕扯得破破烂烂的裤子,裤脚处一大滩血迹,以及……黄偏黑的带着点红润的肤色——生还者。
       这种感觉又来了!!路人很快地冲了出去,敏捷的像只猫。那人闷哼一声,看到路人扑到他身上,但是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路人又开始发愣,全身的每一寸皮肤都在颤抖,疼痛着。尽管自己反复地告诫自己,不可以伤害生还者。
        “喂,你为什么不打我啊。”还是脑子先快了一步,路人在自己做出些什么不可挽回的事之前就问了出来。“我是说像那样,”接着他做出一个⑧的手势,“biangbiang,像这样。”
        哪知道身下的那个人一震,开始笑起来,“哈哈哈,原来Hurter都是这样的,怎么?你希望我用手枪来打你啊,哈哈哈哈……”路人只觉得那人笑得……一脸贱样。
         但他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手,于是玫红发色的男子胸前染了血色的白衬衫被十分缓慢的撕开了。



          然而让路人没想到的是,衬衫下不仅不是白白净净的,而且有很大一块血色,皮肉有些模糊,莫名一股很羞耻的感觉朝着路人袭来。
        应该是血的味道刺激了路人的神经,尽管身体疼得骨头好像要散架,他也只是伸出一只食指,轻轻碰了碰那一大块伤口,有些黏腻,让他的理智近乎崩溃。
        “咚”下身传来一阵剧痛,路人一下子从那人身上滚到地板。“我草……你粑粑……啊啊啊,好痛……啊——”路人只能在地上缩成一团,疼得自己临近崩溃。生理泪水堆积在眼眶外边,模糊了眼前一片,只有玫红色的轮廓越来越近。
         “哼,还不就是一个怪物,是不是想撕咬我啊。”玫红发色的人渐渐走近路人,开始用言语挑衅他。
        “不要……不要过来……你个……混蛋”草你粑粑!!路人小心的用一只眼睛看着他,把无力的身子一整个靠在墙壁上。
        “不是吧,不要哭啊,有那么痛吗,我只是用膝盖轻轻顶了一下啊。”玫红发色的人果然停在这里了,用着有些软糯委屈的语气说着丝毫没有歉意的安慰话语。
        你这人什么意思啊,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自己试一下不就完了。路人想要控制住缓慢涌出的眼泪,然而那生理泪水似乎越积越多。
        “局长,你没事吧!”一个有着一头金色短发的男人从远处奔了过来,手中还拿着一把AK47,想都没想就朝着路人射出几颗子弹。
        你们,彻底惹怒我了!!路人倏地一下站了起来,紧了紧帽兜,向着金色发色的人冲了过去,“啪嗒”一声碰掉正在发出子弹的AK47,左拐,奔跑着消失在那一条道路。但他似乎狼狈得有些不知道,自己拼命隐藏存在感的橙色头发,有些淘气的飞出来了几搓。
        “狮子啊,你来的真不是时候,你把那只Hurter吓跑了。”局长看着那个迅捷的身影渐渐消失,终于转身对着狮子。
        “那我应该当场就开几枪杀了他的。”狮子慢慢捡起自己的AK47,向着枪口吹了吹气,拍掉上面的尘土。
        “不是啊,你应该让我多和他玩玩。”局长嘴角向上挑了挑,可惜地下车库光线有点暗,狮子没看太清。
        等等,叫上大部队出发向左走之前,我好像发现了局长有些奇怪的嗜好啊。狮子在心里悄悄的想,不过他觉得还是自己永远把它藏在心里比较好一些。



        “大家伙们!都起来都起来,我们去别的地方!”局长和狮子很快就把剩的生还者们轰了起来,“我们找到了新的路了。”狮子用手指着刚刚那只Hurter逃跑的方向。
        “欸欸,不是吧,你要他们去追那只Hurter?”局长小声对狮子咬耳朵。
        “啊哈,我还以为你会想去抓那只Hurter呢,难道我猜错了啊?”倒是狮子一脸惊讶,局长扶了扶额,又摇了摇头:“贱狗!带这么一大帮人,你是去杀他还是抓他啊。”
        “我说局长你,一个Hurter很值得你关注么,Hurter我都见过好多只了。”狮子无奈。
        “那只是你这只贱狗啊,他是我能看清楚的第一只Hurter。”谁叫以往Hurter冲出来,你二话不说就爆了他,血肉模糊得我看得清楚才怪!局长也是很无奈。
        没错,路人沿着之前下楼的路原路回到了他宅居的小屋,“吧嗒”一声打开灯,关上门,把腐烂的空气阻隔在外,瞬间整个房间沐浴在日光灯的明亮之下。
        光,好耀眼呀,可是我不想摧毁它。
        才徒步攻上了几层楼,局长就发现了门缝里的亮光,他和狮子一致认为可能会有生还者,于是他们有些焦急地敲着门。
        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伴随着枪声和丧尸的吼叫声。路人屁股才碰上沙发,又不得不离开,战战兢兢地打开了门。
        迎面而来就是一阵扫射,嵌得路人生疼,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差点让他认为自己大限已到,但是这些子弹又莫名其妙地在两秒之后停了下来。
        路人睁开眼睛,随后又是一震。这不是之前那个玫红色Hentai么,他后面还有好些个眼睛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于是路人忍着子弹眼的痛慢慢爬起来,那些个眼睛依旧紧盯着。
        他淡定十足地走到玫红发色人面前,抬起脚,狠狠地踹了一脚那人的裆部。
        “局长”,“局长”,“局长”担忧的议论充满了这件小屋子,很快又有一波子弹向他飞来。局长吃痛低沉地喊了一声,倒是没有路人当时那么夸张,只是蹲了下来。
       局长一边疼着一边举起手叫大家不要继续射击。路人这时开始得意了:“啊啊,怎么样啊,疼不疼啊——”话还没说完就被狮子一下子抓住手按在地上。
        议论声越变越大,只是根本没有人去制止。



特感祈祷中……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耀诞快乐(●°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