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雪:要学好!

每天摸鱼´_>`

【局路】我真的控制不住我的麒麟臂了Ⅲ

新上好的粮_(:з」∠)_Part们的合集,这次是章节三哦!终于到了暑假我要开始更文了(●—●)尝试一下日更吧,我试试能不能做到(「・ω・)「嘿
————————————————————————————
Chapter.ⅲ信任
        “草你粑粑!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啊!”路人在板凳上死命挣扎着,却怎么也弄不断这带了点血色的绳子,“你们可是我在我家里呢!喂喂……不要吃我的sandwitch……不……不准喝水壶里的水!”
        “行了,你再这么多话我就一枪崩了你。”狮子表示自己耳膜快穿洞了,这家伙™就是个话唠小气鬼。反正你成感染者了,不吃也不会怎么样吧。
        “欸欸,说好的不伤害他的,你们不要动他啊。”局长听闻回了狮子一句。
        “诶嘿嘿……是……是啊,你们总得让我在死之前知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吧。”路人尴尬地笑了笑。
        “局长。那个黄毛叫狮子。”局长开始自报家门,顺便忽略掉后头那张抽搐的脸。“哦哦。”路人直点头。
        “那你呢,你总得告诉我们啊。”狮子站起来一脸嫌弃地俯视着路人。
        “我啊,叫路人就可以了。”路人低头回避两人的目光。狮子在心里默默想,路人呢,还真是合适你的名字——Hurter简直满大街都是,随时都能碰见。
        “路人,不行,这名字一点特别性都没有,叫你……路人甲?不不,路人A?那就叫你A路人了!”局长坐下来认真沉思。
        “好好好,我听你的,可……可以把我松开了么……”路人表示他有点头疼,这人的思维逻辑有点奇怪啊,为什么一上来就给人家改名字啊?!
         “哦哦哦,那就……这样……”局长站起来和别人商量着什么,随口就说:“把他放开吧……接下来去……”
        “欸——”狮子一边惊讶地抓着捆住路人的绳子,一边望向局长,“局长,他是个特感啊,拜托别那么随便啊,你忘了你的痛么!”
        “woc你个贱狗!别提那事!”局长听到狮子的话,立马转过头走过来,“我说,小声点……”他本来还想忘掉,就是这小子的一脚,差点毁了他一世英名……
        “哈哈哈哈……知道疼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放荡不羁!”路人笑得露出他的虎牙,却发现下巴一凉,脖颈飘荡着冷气。
        正是局长架着一把刀在他身边,“啊……那个……我……我我我也不怕你,不就就就咔嚓一下子么,你来你来,反正作为感染者最后也是一死,不被你干死也是被别人几梭子弹打死!”
        局长看着闭着眼睛一副大义凛然视死如归地坐在椅子上的那人,不知怎么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还说什么不怕,明明全身都在发抖,恐怕接下来就是尿裤子了吧。
        那个,我好像发现了个有趣的东西。局长不怀好意的对上了那双赤红的眼睛。

        剑拔弩张的气氛确实很吸引眼球,但是路人不喜欢这样,确切的说,是害怕这样。
        “那么,你说让我们放开你,你总得给我们适当的理由啊,要不我凭什么给你松绑?”局长拿着刀玩味地挑破了第一道绳子。
        “?!”这句话又是问得路人全身一震,意思是我没有用处……就该……死么?他在心里小小地顾虑了一下,随后灵感一闪,假装自己很厉害地冷笑起来:“哼哼,你们以为区区绳子能够捆住我么,我可是‘爪子’很尖利哦。”
        这家伙,演技真的够烂的。局长脑子里只有这一个想法。想威胁我们,你起码……不要抖得这么厉害啊。
        没想到Hurter的手指真不是盖的,哦,特感的体格好像也确实超于常人。路人难以置信地用手指掐断了绳,站了起来。
        一时间,机枪步枪上膛声刺激着在场所有人的耳膜。随后,“咔嚓”一声破裂声让路人打了一个寒颤,生还者们全都望向路人家的大门。
         低低的丧尸轻吼声和生还者们或急促或平缓的呼吸声充斥满了这个并不算太大的小屋。头顶上泛黄的灯光像末日前的阳光一样照耀着,没有一点危险即将降临的气氛。
        但是,那些双眼无神的丧尸还是冲了进来,带着那些难闻的血腥味。“是不是……又有生还者被感染……或者……死了?”人群中有声音这么说。
        子弹疯狂地朝向大门射去,有个黑影同时冲了出去。狮子瞳孔一缩,在火炮声中大声对局长喊到:“局长,那个hurter刚刚冲出去了!”
        “看到了。”局长用他低沉的声音答道。看来,你是铁了心寻死吧,下次再见到你,我会毫不犹豫地开枪……杀了你……?!
        迅速的,这如潮水的丧尸一个个倒下在这硝烟密布的楼梯间。人们有些诧异,这波尸潮,好像比以往解决得更轻松。硝烟渐渐散去,门口显出一个hurter喘着气的身影。
        “我说,你们这些人,能不能稍微射准点。”路人一手扶着门边,一边喘着气说着话。他的袖子都稍微撕破了点,即使是黑色的衣物,也能够看清上手染着的新鲜血迹。
        “?!”众人一惊,呆愣了半晌,最后,狮子缓缓吐出一句难以置信的结论,还参杂着几分怀疑的颜色:“你这是……在帮我们?”
       路人于是挑了挑眉,摆出一副“要不然呢”的姿势,淡然地欣赏众人纷杂的目光。
        “啊,这样啊。不介意的话,加入我们吧。”于是局长带头侧着身子从路人身边跨出了门,手还有意无意地碰了碰路人的肩。
        门外的灰尘有些刺眼,傍晚的阳光无力的划破了空气中浮浮沉沉的粒子,有些格外的随便呢。

        门已经被冲破,那就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了。
        “上路吧,”局长拍了拍手上那把AK47,望着墙上长长的裂口子,径直地挥挥手走下了楼梯。路人理所当然的被晾在了自家门口。狮子走出门,将眼神透过他那齐肩的金毛,向着路人射去。
        路人倒是很不介意地回给了狮子一个带着点歉意的傻笑,于是狮子一扭头,再也没看过来。『这是害羞了吧。』然而路人还不知道,当初他这想法是有多么天真无邪,。他也不呆站着,插在众人之间跟着他们一同下了楼。后面有些人依旧有些顾虑,识相的,路人大概方圆三米之内没有人敢接近。
        从路人之前应允了他那“A路人”的新名字这事儿就不难看出,他是个比较随意的人,也当然不太在意周围人对他的看法。但他也不是会任由尴尬存在的人,他只得加快脚步,追上走在队伍前面的局长和狮子。
        越下到底层,空气中浮沉的墙粉、灰尘颗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时不时有头顶的墙粉直直掉下来。路人有种不好的预感,脊背发凉。因为生还者门时轻时重的脚步,这楼都快塌了。
        “那个……局长,我们还是应该快些离开这里。”路人开口叫住局长,局长回头看他:“嗯?”于是整个队伍又都停下来看着他,路人怪不自在,说:“啊,我是说我们可以从楼底的停车场走。那里,说不定有生还者。”一个Boomer和一个黑发男子的身影出现在了路人脑海中,——不知道他们过的好不好……KB还活着吗?
        楼道里的丧尸被清理的差不多了,可地下停车场却不尽然。
        那有腐蚀性的空气在外漂浮着,刺激着每一个特感的神经,也刺激着每一个生还者的气管。KB和哦漏已经在外漂泊了大半天,没有了停车场的庇护,这些空气浓度更高,令人快要窒息。空无一人的街上,一个Boomer搀扶着一个瘦小的生还者,逐渐消失在夕阳掉落的天边。他们无奈,只得回到了小区公寓的地下。要知道在灰暗昏暗的夜晚,生存只会更加艰难。

特感祈祷中……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