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雪:要学好!

每天摸鱼´_>`

【局路】我真的控制不住我的麒麟臂了Ⅰ

【原创】我真的控制不住我只几啊
        👆放题引狼( ˘•ω•˘ )自从玩了真的L4D²后,我真™就不蛋定了,每次看到hurter扑到我身上♥时……咳咳……扯远了,每次看到hurter冲出来,我™好像看到了路人?!卧了个大槽,四欠的求生我当时都是怎么看的(ノ=Д=)ノ┻━┻hhh龟速更不要打我
————————————————————————————
        食用说明(●°u°●)​ 」
Ⅰ主冒险设定-含局路狮鼠K漏- L4D²求生梗-半架空-保留原有世界观-强强并肩作战
Ⅱ设定可能和song十三月前辈的设定很像ww在此弃权说明,所以看过渡鸦降临的前辈们不要说我抄袭哦(´-ω-`)  没看过的孩纸们去看看吧,文风炒鸡棒(›´ω`‹ )另外剧情完全不同( ˘•ω•˘ )
Ⅲ弃权说明,人物属于大家,故事才属于我( •̥́ ˍ •̀ू )
Ⅳ尽量不OOC吧,欢迎大家帮忙捉虫( •̥́ ˍ •̀ू )
Ⅴ秉承着局长的真理【雾】“攻都是渣的”【自我理解。】
Ⅵ这里是话有点多的草雪(๑•́ωก̀๑)欢迎勾搭,么么草
————————————————————————————
来源于贴吧 搬作 勿喷 贴吧@草雪狂风cx
————————————————————————————
Chapter.ⅰ生还者
        路人觉得他是在这场大瘟疫中最不幸的人了,不,不能称作人了,应该是特殊感染者。在这间密闭的小房间里,足以听见那令人疯狂的汽车鸣笛声。“呜——”吵得路人有些忍无可忍。
        他爬到窗户旁,向下看去——果然,丧尸们都开始兴奋了起来,向着声音响亮的地方前进着。糟糕,啊,那些拥有特殊抗体的人要小心了。为什么我就没有被上天选中,成为那么幸运的人呢?
        “咔嚓”,门在这时不适时地被捅破了,路人一边惊叹着生还者突破的速度,一边将双手举起准备防御。一堆青绿色的液体伴着极大刺激性气味落满了路人一身。
        胆汁?!搞什么鬼?
        “对不起啊,外面好像有什么动静,我太激动了。”接着是有些带着气喘声的道歉。路人抬头看去,眼前被一个巨大的Boomer占满了。“呃,我听到这扇门里有人的声音,抱歉打扰到你了,我叫KB。”
        “你好,我是路人。”路人缓慢地开口。不需多问,在这混乱的地方什么事都有。
        “见面皆缘,不如我们一起去外面看一看吧。”KB透过因沾满灰尘而变得半透明的窗子眺了眺远处,提议道。
        “这……真的可以吗?别忘了我们是特殊感染者——所谓的怪物啊。”路人有些犹犹豫豫,毕竟他已经快有一个月没有出门了。
        “没事的没事的,只是出去看看,不会惹上什么事的。”KB摇晃着他略有些臃肿的身子,显得十分迫不及待。
       “呃……其实我也挺想出去看看的,这么乱了,也不能当个阿宅等着生还者们来干架啊。”路人有些爽朗地回答。外面的世界,说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再说了,多个人结伴而行,多双眼睛多份力。
        路人一手摔开破破烂烂的门,眼前一片昏暗,楼梯扶手上的铁锈落满了灰,楼道上渣碎堆积,碎石块落得满地。于是他们……不,应该说是只有路人,一个人小心翼翼,脚步轻轻地下到了最底层。
        “等等啊,KB……我有点不舒……诶,不是说出去看看吗,这是地下一层啊!”路人刚刚离开楼房里封闭的空间,皮肤上就传来阵阵针扎的疼痛感。
        “地下一层才更有神秘感嘛,而且我要见一个人。”KB竖起食指放在嘴边。“他是个生还者。”
        “你疯了么,去见什么生还者,你不怕你被杀了。”应该不会的,地下车库里很多丧尸,再说了,如果他们打到汽车,岂不天助我也?KB心里打着算盘,这个路人,到底该不该信任呢?
        那么,应该迈动脚步了。



        “KB,你没有不舒服吗……我……我觉得身上好疼……”自从出门以后,路人就一直感觉皮肤像针扎般的疼。他使劲嗅了嗅身边腐烂的空气,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漏漏!漏儿你在吗!”KB开始大喊,然而在路人听来是极其恐怖的哭喊声。“我说,KB你别喊了……”会引来人的。路人本想这么说,可“砰砰”两声枪响打断了他的思绪。
        于是路人飞快地抓起KB的袖子,带着他“砰咚”地重重摔在一辆白色雪弗莱的车门上。
        “那边是什么东西在鬼叫啊。”一个有些沉静的男声传来。趁着路人一个不注意,KB冲了出去,“漏漏,我就知道是你。”这次KB是用了小心而温柔的声音,使得来人终于听清。
        “呵呵,KB是么,为什么还要来找我,我说过,再次见到你我要你下地狱。”有着和KB一样棕色头发的少年缓缓开口,碎碎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
        “是啊,我下地狱,你就可以好好的作为生还者好好的活下去了。”KB憨憨地笑着,祖母绿色的眸子溢出了些水珠,“来吧,我扛得住。”
        “喂,KB,你疯了吗,他眼里满满地都是敌意。”路人拖着自己疲惫地身子,拉上KB的衣服又躲进一辆黑车后。路人现在才知道,自己一点也不了解KB,自己实在是太蠢了,幸好KB不是什么坏人,要不然自己可能到时候被卖了也会帮着数钱。
        “啪”正当路人思绪飘远,KB很快地挣脱开,从众多车中探出身子,张开双臂,闭上眼面对着哦漏。来吧,他额前的棕色碎发疏疏散散,仿佛指示着他的太阳穴。
        糟了,被KB拍到的手臂火辣辣地疼痛着。路人只觉得自己的手仿佛要被什么东西撕裂,好想……好想把什么东西揉碎……想看到什么东西喷涌而出。
        从车缝见瞥见KB因中枪而栽倒在地,路人终于抑制不住了,他大吼:“KB,你可是Boomer啊!”从缝间冲出去扑向那个棕发蓝瞳较KB稍稍有些纤细的少年。
        承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一击,哦漏栽倒在地,抓起手枪对着路人开打。子弹深深陷入路人的手臂,他却只是用手护住身体,迟迟没有动手。
        这只Hurter,好像有点奇怪呢。哦漏疑惑,为什么他不攻击我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路人开始疯狂的吼叫着,附近的丧尸慢慢聚集到这边来。
         “艹,”哦漏大骂一句,他瞟了一眼愣在原地不动的KB,对着丧尸们一顿扫射。他想推开身上那个碍事的Hurter,无奈一旁的丧尸们陆陆续续地攻击上来,他没有力气顾及路人。
        这个叫漏漏的少年一定是KB很重要的人,我不能抓伤他,我不能抓伤他,更不能打死他。可是……可是身体不受控制,“啊啊——痛”路人又开始吼叫起来。
        KB终于从地上坐起,回过神来,扒开越聚越密的一大团丧尸,一把挥开路人,扛起哦漏就往前走。
        “路人啊,我算看错你了,你根本不配当我的同伴。”路人“咚”的一声砸到车身上,用无力的双手勉强将自己撑起,听到的却是KB这样的讽刺,心里一震。
        喂喂,我那么为你着想,你在干些什么啊,真正不能让我信任的是你吧。别逃啊,你们逃了,我就只剩一个人了。路人有些神志不清地望向KB扛着哦漏离开的方向,什么嘛。
        他用自己的手撕抓着手臂,留下一道道血痕,外加子弹陷入的痕迹,触目惊心。还是休息一下吧,路人的眼前渐渐黑了下来。
        远处,KB笑得有些悲伤:“漏漏啊,那家伙被我赶跑了,你没事吧。”他隐约听见身后断断续续的抽泣声,随着背上的一阵疼痛,又不得不立马把哦漏甩下来。
        “KB是个……自以为是的混蛋,明明身边的人……都那么珍惜你……”哦漏刚一落地,他即刻跪了下来,眼泪流满了一脸,聚集成水珠滴落在地上。
        “啪”KB蹲下身去想安慰哦漏,却被莫名其妙地打了一巴掌。
        哦漏的情绪随即就激动了起来:“然后呢……你为什么要独自去面对那些丧尸……你知道你被感染后发生了什么么……全部都是你……全部都是你!不是你离我们而去的话……他们……他们就不会死去!”
        KB啊,你永远不会知道,你不在的时候我们经历了些什么,哦漏努力地挤出一个残念的笑容。“你知道么,那个队伍,只剩下我一个活人了。”你现在还要去残害那个善良的Hurter么,你错了KB,你一直都是错的。



特感祈祷中……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