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雪:要学好!

每天摸鱼´_>`

【局路】我真的控制不住我的麒麟臂了Ⅱ

        菊长狮子登场了hhh
        我决定立马把第二章的库存发出来(●°u°●)​ 」没时间解释了(ノ ○ Д ○)ノ都快上车(*/∇\*)也就是刚开始渲染下末日气氛hhh我要开始欢脱了( •̥́ ˍ •̀ू )我觉得我可以做到大粗长的(*/∇\*)
        怎么样怎么样呐qwq都来找我玩玩嘛,评论啊聊天啊都很欢迎的(゚Д゚)ノ
————————————————————————————
Chapter.ⅱ 独自
        “KB,你应该快去找那个Hurter,他……一定会出事。”你不应该继续这么不珍惜身边的人了,哦漏最后笑了笑,吐出这些话。
        “漏漏,你身体还没恢复,最好还是不要到处走……我去给你找点吃的。”看着哦漏挣扎着想站起来,KB赶忙过去搀扶,谁知哦漏一臂挥开他,“我是为你好啊,漏漏。”KB愣在原地无奈。
        “不要以什么‘为我好’为理由,去做一些伤害他人的事!”这很自私,哦漏喘着气回答他。
        路人睁眼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地下车库,然而车库里并没有一人,除开一些偶尔能听见的细碎脚步声,别无生气。
         “诶,他们人呢,KB!还有漏漏?”路人坐起来大声喊。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个灾星,走到哪里给哪里人带来麻烦。
        “接下来去哪里,不如就在这里休息下吧。”,“不要问我啊。”,“好累啊,休息会”,“局长,你呢。”,“随便你们。”缝隙间传过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和说话声,路人往更深处缩了缩,害怕被发现。
        直到脚步声几乎消失,他终于探出了一个头,然后……一个带着点玫红色的身影闪过,他揉揉眼睛,看清了来人。
        一件沾了点血色的白衬衫,一条“朋克”款式的牛仔裤,说白了就是撕扯得破破烂烂的裤子,裤脚处一大滩血迹,以及……黄偏黑的带着点红润的肤色——生还者。
       这种感觉又来了!!路人很快地冲了出去,敏捷的像只猫。那人闷哼一声,看到路人扑到他身上,但是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路人又开始发愣,全身的每一寸皮肤都在颤抖,疼痛着。尽管自己反复地告诫自己,不可以伤害生还者。
        “喂,你为什么不打我啊。”还是脑子先快了一步,路人在自己做出些什么不可挽回的事之前就问了出来。“我是说像那样,”接着他做出一个⑧的手势,“biangbiang,像这样。”
        哪知道身下的那个人一震,开始笑起来,“哈哈哈,原来Hurter都是这样的,怎么?你希望我用手枪来打你啊,哈哈哈哈……”路人只觉得那人笑得……一脸贱样。
         但他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手,于是玫红发色的男子胸前染了血色的白衬衫被十分缓慢的撕开了。



          然而让路人没想到的是,衬衫下不仅不是白白净净的,而且有很大一块血色,皮肉有些模糊,莫名一股很羞耻的感觉朝着路人袭来。
        应该是血的味道刺激了路人的神经,尽管身体疼得骨头好像要散架,他也只是伸出一只食指,轻轻碰了碰那一大块伤口,有些黏腻,让他的理智近乎崩溃。
        “咚”下身传来一阵剧痛,路人一下子从那人身上滚到地板。“我草……你粑粑……啊啊啊,好痛……啊——”路人只能在地上缩成一团,疼得自己临近崩溃。生理泪水堆积在眼眶外边,模糊了眼前一片,只有玫红色的轮廓越来越近。
         “哼,还不就是一个怪物,是不是想撕咬我啊。”玫红发色的人渐渐走近路人,开始用言语挑衅他。
        “不要……不要过来……你个……混蛋”草你粑粑!!路人小心的用一只眼睛看着他,把无力的身子一整个靠在墙壁上。
        “不是吧,不要哭啊,有那么痛吗,我只是用膝盖轻轻顶了一下啊。”玫红发色的人果然停在这里了,用着有些软糯委屈的语气说着丝毫没有歉意的安慰话语。
        你这人什么意思啊,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自己试一下不就完了。路人想要控制住缓慢涌出的眼泪,然而那生理泪水似乎越积越多。
        “局长,你没事吧!”一个有着一头金色短发的男人从远处奔了过来,手中还拿着一把AK47,想都没想就朝着路人射出几颗子弹。
        你们,彻底惹怒我了!!路人倏地一下站了起来,紧了紧帽兜,向着金色发色的人冲了过去,“啪嗒”一声碰掉正在发出子弹的AK47,左拐,奔跑着消失在那一条道路。但他似乎狼狈得有些不知道,自己拼命隐藏存在感的橙色头发,有些淘气的飞出来了几搓。
        “狮子啊,你来的真不是时候,你把那只Hurter吓跑了。”局长看着那个迅捷的身影渐渐消失,终于转身对着狮子。
        “那我应该当场就开几枪杀了他的。”狮子慢慢捡起自己的AK47,向着枪口吹了吹气,拍掉上面的尘土。
        “不是啊,你应该让我多和他玩玩。”局长嘴角向上挑了挑,可惜地下车库光线有点暗,狮子没看太清。
        等等,叫上大部队出发向左走之前,我好像发现了局长有些奇怪的嗜好啊。狮子在心里悄悄的想,不过他觉得还是自己永远把它藏在心里比较好一些。



        “大家伙们!都起来都起来,我们去别的地方!”局长和狮子很快就把剩的生还者们轰了起来,“我们找到了新的路了。”狮子用手指着刚刚那只Hurter逃跑的方向。
        “欸欸,不是吧,你要他们去追那只Hurter?”局长小声对狮子咬耳朵。
        “啊哈,我还以为你会想去抓那只Hurter呢,难道我猜错了啊?”倒是狮子一脸惊讶,局长扶了扶额,又摇了摇头:“贱狗!带这么一大帮人,你是去杀他还是抓他啊。”
        “我说局长你,一个Hurter很值得你关注么,Hurter我都见过好多只了。”狮子无奈。
        “那只是你这只贱狗啊,他是我能看清楚的第一只Hurter。”谁叫以往Hurter冲出来,你二话不说就爆了他,血肉模糊得我看得清楚才怪!局长也是很无奈。
        没错,路人沿着之前下楼的路原路回到了他宅居的小屋,“吧嗒”一声打开灯,关上门,把腐烂的空气阻隔在外,瞬间整个房间沐浴在日光灯的明亮之下。
        光,好耀眼呀,可是我不想摧毁它。
        才徒步攻上了几层楼,局长就发现了门缝里的亮光,他和狮子一致认为可能会有生还者,于是他们有些焦急地敲着门。
        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伴随着枪声和丧尸的吼叫声。路人屁股才碰上沙发,又不得不离开,战战兢兢地打开了门。
        迎面而来就是一阵扫射,嵌得路人生疼,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差点让他认为自己大限已到,但是这些子弹又莫名其妙地在两秒之后停了下来。
        路人睁开眼睛,随后又是一震。这不是之前那个玫红色Hentai么,他后面还有好些个眼睛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于是路人忍着子弹眼的痛慢慢爬起来,那些个眼睛依旧紧盯着。
        他淡定十足地走到玫红发色人面前,抬起脚,狠狠地踹了一脚那人的裆部。
        “局长”,“局长”,“局长”担忧的议论充满了这件小屋子,很快又有一波子弹向他飞来。局长吃痛低沉地喊了一声,倒是没有路人当时那么夸张,只是蹲了下来。
       局长一边疼着一边举起手叫大家不要继续射击。路人这时开始得意了:“啊啊,怎么样啊,疼不疼啊——”话还没说完就被狮子一下子抓住手按在地上。
        议论声越变越大,只是根本没有人去制止。



特感祈祷中……

评论(7)

热度(16)